学习瑜伽先知瑜伽内涵

瑜伽,大家都知道是梵语yoga的音译。而yoga一词,又来源于梵文的两个字根yuj与gham,两个字根加起来,本意,是用轭连起的意思。轭是驾于牛马颈上的一种工具,用以连接车辕。以轭作喻,则可引伸出如下含义:接连、连系、结合、归一、化一、同一之意,另有和谐、统一的意义。

有趣的是,曾有语言学家将yoga与英文中类似发音的Yoke一词比较,竟发现此词的含义也正是轭,其拉丁文字源也有连接、结合之意。

yoga译成中文为瑜伽。瑜伽也称瑜珈,瑜珈的汉语拼音是yu jian。在中文《辞海》中,取的是瑜伽一词。从字面上看,珈与伽是有区别的,珈只一个读音jia ;而伽,国语发音有jia与qie二种,与瑜伽连用时通常用前音;而在佛典中,又多用第二种发音,如伽蓝、楞伽经、瑜伽师地论中的伽字发音。字义上看,珈字义为妇人头上的首饰;而伽字无独立意义,多用于翻译用词。

yoga译成瑜伽,是音译,当然也就不能从单纯从中文字面上去理解yoga本来的含义。而在佛典中,也曾有意译的,旧译作相应,这与上面所说的梵文原义对照,虽说有相通相合之处,但显然又有不贴切、不完整之处,所以,自唐代玄奘法师开始,就通用音译瑜伽。在唐玄奘翻译的《瑜伽师地论》中,瑜伽一词也是取相应的意义,这种相应,归纳起来大致有五个方面与境相应、与行相应、与理相应、与果相应、与机相应。 与境相应是心境一如,透过尘境而认知事物的本体实相;与行相应是说通过禅定修习,得到定慧等持、观行一致;与理相应是指行法与理谛融会贯通,事理无碍;与果相应是行者与所证道果统一,完成修证的无上目标;与机相应则是指果圆回向、广度他人、随缘应机利益众生。

有很多人,试图对瑜伽的定义作一句话的概括。有说瑜伽是天人合一;有说瑜伽是身与心、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也有说瑜伽是一种修身养性的功法,还有中国学者根据意译相应,而概括瑜伽是控制自己身心令与某种东西相应(相契合、相一致)。印度著名瑜伽学者阿罗频多则将瑜伽定义为一种趋向自我完善的有条理的努力,其方式是通过表现其存在的潜力和个人与宇宙、在宇宙中表现出来的超越性存在(我们可以看到部分)的合一。中国学者徐梵澄将瑜伽定义为契合至真之道凡此种种,大抵都是从yoga一词本意中的连接、结合的含义引伸而来。

而被古今瑜伽学人奉为瑜伽根本典藉之一的印度《瑜伽经》,则对瑜伽的定义有另一番描述。《瑜伽经》的开篇,用了一句梵语箴言 Yoga Cittavrtti Nirodha 来阐明何谓瑜伽。这句表述中,含有有四个词:Yoga瑜伽、Citta意识、Vrtti各种情绪及倾向、Nitrodha控制。如果用汉文的语法习惯将其连贯起来,可以这样表述:瑜伽是对意识、情绪及倾向的控制。也有这样翻译的:瑜伽是头脑的停止(奥修)。目前通用的表述则为:瑜伽是控制意识的转变。

瑜伽是控制意识的转变《瑜伽经》中对瑜伽的这番定义,显然侧重于瑜伽修习中意识层面的活动,这与当今瑜伽行业特重形体、俨然等同于美体塑身操的现状,是不相契合的。

事实上,从与原始瑜伽产生的缘起与目标来看,瑜伽的确不是单纯的形体健身运动,而是具备了修身养性、入定、觉悟,乃至于达到个体意识(小我)与宇宙本体(大我)相契合的目标高度。而实现这些目标的起点与过程,都立足于对意识转变的控制;而形体动作,只不是完成这些过程的辅助与促进而已。

瑜伽从最初的意识控制,使意识的转变按特定的轨则如螺旋般层层升进,直至觉悟与解脱,这是一个由阶段性目标叠成的又直指总目标的过程,而这一过程又不是一次性完成的,内含诸多不同层面的阶段性目标 。也就是说,控制意识的转变有总目标,又有很多层面的分级目标,这些分级目标,组成了一个完整的次第这就是瑜伽的过程。

瑜伽的总体目标,《瑜伽经》中将其概为让知觉者还其本来面目。这种说法颇似中国禅宗所参的本来面目、本地风光、佛性。这是个根本的、也是最高的目标。而通常,瑜伽修习者,只将着眼点放在意识的转变与控制上,或者放在阶段性的目标成就上,比如三摩地。

第一是持戒:或称禁制,包括了非暴力、不说谎、不偷盗、不纵欲、不贪图五条。这五条禁制与佛教居士五戒(禁杀、不诳语、不偷盗、不邪淫、不贪)基本一致,似乎带有一定的宗教禁戒特色。而事实上,这一切都是修身养性的需要,也是净化心灵、约束身心以实践瑜伽修证的需要。

当瑜伽的热潮正在全球快速地蔓延开来,很多瑜伽业者看好钱景,趁势搭上这班时尚列车。你会发现瑜伽悄然成了一种时尚运动,「你练瑜伽了吗?」成了人们对话的开场白。然而,很少人了解这古老的瑜伽体系背后的真正意义与目的。值得探讨深思的是这股标榜身心灵平衡的时尚风潮背后所影射的社会矛盾现象。为什么物质文明愈是进步繁荣,生命的痛苦指数却反是飙涨。人类甚至征服了外层空间,却征服不了内心的脆弱与焦虑;愈来愈好的医疗设施,却愈来愈多的病苦;愈来愈富裕的社会,道德却愈来愈沦丧;愈来愈高的学位,却愈来愈没有判断力;愈来愈多的便利设施,时间却愈来愈少。我们的生命模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最后竟然要为了泡沫般的物质享乐,付出身心瘫痪失衡的巨大代价。

由此可见,一味地追逐物质繁华的人生并不是快乐的保证。现代人连最起码的平静都到达不了,更遑论满足和快乐了。然而追求自然、纯净、快乐、自由、健康的生命状态是一种生命的原始本能,只要我们忽略漠视这种内在的基本需求,一颗荒芜的心无论住在多么华丽坚固的殿堂,也无法驱除令人枯萎的空虚和忧伤。就好比鱼儿被放到陆地上,无论你怎么照顾它,终究它是不会快乐的。因为灵性文化素养才是优质生活的根本。

简单地说,瑜伽是一套完美的净化程序,自然健康的生活方式,让我们的身心灵彻底排毒,重回零污染的完美状态。瑜伽也包含了收摄感官和心意的训练,将注意力从对外在世界短暂虚幻的感官对象的惯性迷恋执着中逐渐回收,到达禅定的深度静心冥想状态,最终进入神定(三摩地)即让个体生命的小宇宙与大宇宙(绝对真理Krishna)的频道接通,进行爱的交流,臻达生命完美的平静状态。

满载智慧的古老韦达(Veda)经典博伽梵歌中说:征服得了心意,心意就是最好的朋友,征服不了心意,心意就是最大的敌人。真正的自由,是来自有能力可以控制自己的感官和心意,而不被感官心意拖着走,成为欲望的奴隶。人除非能以超然的智力控制住狂乱躁动的心,否则何来清静可言?没有平静,哪来的快乐?人们生生世世漂泊在梦幻泡影般的短暂生命之流中,患得患失,浮浮沉沉,随着外境的起起落落,荣辱褒贬,而饱受心灵的煎熬。瑜伽的灵性意义及目的即是帮助我们挣脱这种物质假象的捆绑迷惑,回到永恒真实的灵性生命。博伽梵歌又说:心意多变、纷乱、难以控制、异常强大,要征服它比控制狂风还难。就有如人的欲望也是不可能被消灭征服的,心意活跃的本性也是如此。唯一的办法就是透过心灵净化的程序,将强大的生命力(展现为欲望)引向更强大的吸引力(灵性存在的源头/快乐的泉源),让心意去从事适合他本性的灵性活动,自然而然就有能力可以放弃粗糙低劣的欲求及习性,平静安定下来。有阳光的地方,就不存在黑暗;同样,心智虚构出的物质欲望或种种情绪觉受,也会随着灵性觉悟的提升,而无所遁形。

一个人的心灵质量才是决定一个人幸不幸福的关键。当你有心事烦恼时,即便面前有一朵芳香扑鼻的玫瑰,你也嗅不到她的芬芳,感受不到花朵的能量;即便置身于天堂,也享受不到天堂的待遇。换句话说,一个人的外在状态往往是内在世界的具体呈现;就有如身体的症状是体内毒素的展现。我们要做的不是去掩盖压制病症的发生,而是想办法让内在的毒素排出体外,才是根本的解决之道。在一个人的心灵还充满污染之时,不可能有智慧去看到生命事物的真相,因此当然没有能力放下对物质幻相依附的痛苦。

但现代的快餐文化只求肤浅的立即性满足及效果,短浅的目光看不见五分钟后的灾难。如果想真正练好瑜伽,达到全方位身心灵统合和谐的目的,就不能只是贪快,停留在表层的商业健美意象的包装中,忽略完整深刻的瑜伽文化内涵。在练习瑜伽体位法呼吸法的同时,也要深入地去领会瑜伽修炼的真正目的,其实是为通往灵性完美之路做好静心的准备,而打造强健的体魄,也是为了给灵魂提供一个坚固的庙宇,作为觉悟自我之用。否则如果只是偏重瑜伽体位法的健美功效,恐怕也很难达到完美深层的效果。因为一个人因灵性饥渴所导致的心理恐慌失调必然会严重地影响身体健康,使瑜伽体位法的效果大打折扣。美必然是由里透出来的喜悦光彩,而不是外在名贵的彩妆华服所能透露的风华。外在的打扮修饰顶多遮住一个人的缺点,但却怎么也表现不出清新纯净的美感。而即便锻炼出了健美的体态,延缓了老化又如何?人难道就可以脱离生老病死的命运了吗?倘若不能善加利用人体生命特有的智力去从事高等的活动,白白地浪费宝贵的人体生命资源,从事动物性的基本活动吃、睡、防御、交配,那么人类真的就不比动物高明了!更何况人的智力若用错方向,就会将自己的生活弄得很复杂,很可能连动物都能享受到的单纯快乐都得不到。现代人的文明怪病就是很好的证明。人们处心积虑想方设法地要过更舒适的生活,整天想的都是如何更好地满足自己的舌头和生殖器。过度放纵物质感官享乐只会耗损宝贵的生命之气,非但得不到快乐,反而每一步都给自己的未来制造更多的束缚和障碍。那么就与瑜伽通往自由快乐的方向背道而驰了。

  • 版权声明: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有侵权请联系。